贾谊
西汉思想家文学家
国家 汉朝
时代 汉朝
姓名 贾谊
族裔 汉族
氏族 洛阳贾氏
籍贯 雒阳
其他名号 贾生、贾太傅、贾长沙
出生 汉高祖六年(前200年)
雒阳
逝世 汉文帝前元十二年 (前168年)
  • 贾子新书十卷,原58篇,现存共五十六篇:
  • 政论上疏:《论治安策》、《过秦论》、《论积贮疏》、《谏铸钱疏
  • 辞赋:《吊屈原赋》、《鵩鸟赋》、《惜誓》、《旱云赋》、《虚赋》
  • 评论:《过秦论

贾谊(前200年-前168年),西汉时期雒阳(今河南省洛阳市东)人。由于是知名的学者,人称贾生、当过长沙太傅,故世称贾太傅贾长沙汉朝着名的思想家文学家。其政论文《过秦论》、《论积贮疏》、《治安策》等,在历史上有很高的地位。

生平

贾于汉高帝七年出生于雒阳河南郡郡治所在),从小研究讨论诗经书经的道理才学过人,文笔十分漂亮。十八岁即闻名于郡里得到赞赏,被河南郡守吴公召致门下,成为郡守的门客。贾谊22岁时,汉文帝登基,擢升河南郡守吴公为廷尉,贾谊也因吴公推荐当了博士,是当时汉朝政府所聘用的博士当中最年轻的一位。贾谊每每有精辟见解,文帝很欣赏他,一年后被提升为太中大夫

贾谊以儒学与五行学说设计了一整套汉代礼仪制度,以进一步代替秦制,主张是“改正朔、易服色、制法度、兴礼乐”。汉文帝并没有采纳[1]。前178年,汉文帝想任命贾谊担任公卿,遭到官僚宗室阶层反对,丞相绛侯周勃、东阳侯张相如冯敬等老臣上书表态反对的立场,认为贾谊“雒阳之人年少初学,专欲擅权,纷乱诸事”。贾谊又时常在朝堂上讥讽汉文帝宠臣邓通[2]。文帝四年(公元前176年)贾谊被外放为长沙王太傅,辅佐长沙王吴着。至长沙赴任的途中,贾谊对贬谪不满,又听闻长沙气候潮湿多雨,以为自己会早死。他心情悲观失望,在渡湘江时作了《吊屈原赋》,在长沙度过三年余的左迁生活。任长沙王太傅三年时,有象征不祥的鵩鸟飞入房屋,贾谊有感而作《鵩鸟赋》。《吊屈原赋》和《鵩鸟赋》是他的骚体赋代表作。

汉文帝七年(前173年)、汉文帝突然想起贾谊,召贾谊回长安,问以鬼神之事,夜半前席。既罢,曰:“吾久不见贾生,自以为过之,今不及也。”关于此事后世有争论;李商隐颇为贾谊不平,有诗吟“可怜夜半虚前席,不问苍生问鬼神”为贾生不得重用而叹息,不久,汉文帝拜贾谊为自己爱子梁王刘揖的太傅。贾谊此时期除太傅责任以外,主要写政论文来表达自己的观点,对汉文帝进行劝谏。《治安策》、《论积贮疏》是他这时的代表作。其政论文既有战国纵横家古文的余风,又有法家韩非子等人论证严谨风格的影响,洋洋洒洒,文采斐然。所以贾谊的辞赋可谓上承屈原宋玉,下开枚乘司马相如,是从楚辞发展到汉赋的重要桥梁。汉文帝十一年(前169年),梁王坠马而死,谥怀,史称梁怀王。贾谊认为自己没有做好辅导亲王的职责,终日哭泣,于第二年忧郁而终,享年33岁。

成就

贾谊虽然早逝,但其文采与见识深受后人赞叹。司马迁在《史记》中作《屈原贾生列传》;《汉书》也有《贾谊传》。后来的文人对他的评价极多,唐代裴度〈寄李翱书〉:“贾谊之文,化成之文也,铺陈帝王之道,昭昭在目。”。台湾作家柏杨在翻译《资治通鉴》曾写道:“治安策原文,已不可得。司马光在残篇中,摘录他认为重要的部分,连‘六个长叹’,都不能完整。”

贾谊的农本主义思想

贾谊在《论积贮疏》中指出:“今背本而趋末,食者甚众,是天下之大残也;淫侈之俗,日月以长,是天下之大贼也。残贼公行,莫之或止;大命将泛,莫之振救。”贾谊认为工商“末”业败坏社会风俗。他主张抑末强本,“今驱民而归之农,皆着于本,使天下各食于力。末技、游食之民转而缘南亩,则蓄积足而人乐其所矣。”

贾谊上书《谏铸钱疏》提出反对民间私人铸钱,主张把铜业收归国有,统一铸币权,规定标准的“法钱”,“轻则以术敛之,重则以术散之”,增加财政收入。

主要作品

维基文库标志
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:
  • 贾子新书十卷,原58篇,现存共五十六篇:
  • 政论上疏:《论治安策》、《过秦论》、《论积贮疏》、《谏铸钱疏
  • 辞赋:《吊屈原赋》、《鵩鸟赋》、《惜誓》、《旱云赋》、《虚赋》
  • 评论:《过秦论

遗迹

长沙因为他和屈原的影响而被称为“屈贾之乡”,贾谊在长沙的故居也一直被保留下来,相传南北朝时还遗留他挖的井、他的石坐床和亲手栽种的柑树。到了宋代他的故居被改建成贾谊祠。时更在祠中增祀屈原,改为屈贾祠,至今仍是供人凭吊的古迹。

参考文献

  1. ^ 《汉书》卷48:(贾)谊以为汉兴二十余年,天下和洽,宜当改正朔,易服色制度,定官名,兴礼乐。乃草具其仪法,色上黄,数用五,为官名悉更,奏之。文帝谦让未皇也。 颜师古注曰:“皇,暇也。自以为不当改制。”
  2. ^ 《风俗通义》卷二:是时,(贾)谊与邓通俱侍中同位,谊又恶通为人,数廷讥之,由是疏远,迁为长沙太傅。

参见

相关条目